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【登录】 【免费注册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中心

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。
用户名

这件事对靳善来说,他觉得已经超过了自己有罪而病态的智力范围了。当他看到一张张照自在顾客手里瞬间就化为乌有时,他竟然开始感到激动,开始得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智慧和一种心醉神迷的感觉。难道这些活生生的人都是乌有之物?亦或是死亡的爱和罪恶的爱的隐喻?他似乎在经历着为自己所爱而献身的毁灭的愿望中,这样,母亲的痛苦会减轻吗? 照相馆终于在金秋十月来临之际黄掉了,开了近半个世纪的照相馆最后在靳开颜的手里关门了。同时,靳善生活环境的外壳也被打碎了,但他自认为得到了更加理想的“精神培养处”。 靳善的照相技术此时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,就在他可以独当的一面时候,照相馆垮掉了,而且垮得这么匪夷所思。按理说他应该难过才对,但是,他更是一个能使自己的天性与生活盗窃法则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人……这期间,就在舅舅备受折磨、痛不欲生的同时,他的外表居然发育得更加优雅英俊、娇嫩漂亮,说起话来就像从剧院后台里传出来声音……这一次,他没有躲避舅舅的脸,当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几近崩溃的舅舅时,他恰当地流下了给舅舅以巨大安慰的眼泪。 于是,在他们互相安慰的目光中,就像一根绳子拉在两面墙之间,上面开始晾上了一些早已风干的陈年旧事。